25年前一群中国人拿热血青春“赌”明天

爱造型小编提示,记得把"25年前一群中国人拿热血青春“赌”明天"分享给大家!

  出品|腾讯新闻时隔25年,如今80岁的位梦华仍然记得令他瞬时大哭的那一刹那。“不是怕死,而是想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2020年国庆长假期间播出的《中国科考队首次远征北极点25周年再聚首特别节目》里,他哽咽着回忆。

  1995年5月6日,总领队位梦华带领中国科学考察队首次远征北极点。7个人,20条狗,经历13个生死考验的日日夜夜,跨越数百公里的冰原,闯过险些丧命的剪切带,几度完全失去联系,他们最终成功到达北极点,踏出了历史性的第一步。这年,位梦华已经55岁。位梦华,1995年在北极位梦华在北极科考25周年录制节目中,展示队员们当年穿的手套

  25年来,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事件,不仅为中国科学事业做出了贡献,而且深刻改变了参与者的人生轨迹。

  包括位梦华在内的十多名“北极亲历者”,通过电视节目,2020年再度出现在国人面前。从与牟其中、张军等人的对话中,他们渐次揭开那段暌违二十余载,却仍然鲜活的记忆。2020年8月,北极科考25周年节目录制现场1995年,成功到达北极点后,队员们合影留念

  北极是距离中国最近的极地,1991年,地质学家位梦华第一次到达这里。他顿时深深地意识到中国考察北极的重要性和价值。

  从此,他开始推动中国的北极科考起步。隔壁是当时还在中科院地质所工作的刘小汉的办公室,每当位梦华想要讨论科考计划时,就敲敲房间的墙,对方就会过来。刘小汉也因此被称作推动这次科考的“第一谋士”。北极科考队当年在松花江上集训

  首先难倒大小“谋士”们的,是经费。1993年筹备时,作为组织单位的中科院仅拿出了20万元经费。

  据南德集团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位于五棵松的南德集团总部在午休期间,一群员工拿着《北京青年报》的北极科考专版议论纷纷:300万就能圆梦北极?

  正好从旁边经过的南德集团总裁牟其中听到了,当即让办公室主任电告筹备组,他将全力支持北极科考,最终拿出了“对南德集团不是个大数字”的300万元。

  位梦华至今对此满怀感激:“牟其中有全球观念、长远眼光。”1995年,牟其中在欢送北极考察队的仪式上来自群众的捐助汇款单

  除此之外,位梦华还向媒体呼喊求助:“谁肯提供一点钱,我就豁出一条命!”他的好朋友、《科技日报》高级编辑曹乐嘉听了以后,感到“一股从理想中渗透出来的悲壮感”,随即以“小人物,大世界”为题刊登了捐款方式,逐渐撬动了民间力量纷纷筹款。

  据科考队北京联络部副主任、原中国地震局工程力学所党委书记杨小峰回忆,甚至有小学生利用放寒假的时间,到市场上摆摊挣钱,再将零钱寄给北极科考团队。一名小学生随捐款寄来的信件1995年,中国首次北极点科学考察队的飞机抵达北纬88度线队员们在北冰洋上扎的营地一觉醒来,一条巨大冰缝在营地一侧裂开,隔河遥望另一支极地探险队北冰洋上的早餐队员们在架设无线电通讯设备

  总之,中国人首次登上北极,靠的是地面上零星的力量汇集。北纬90度的北极之旅注定充满艰辛,但有了这群人的赋力,极地不都是枯燥严峻的。从营地开始出发,挺进北极点

  过去百年之中,去南极考察的探索者共计有十多个遇难,而北极探险的一去不返者,则多达六百多人。目前,北极仍然立着不少墓碑,纪念前往这块科学宝地探险的殉道者。队员们在前往北极点的过程中,冲过浮冰区

  相较于南极,由一层大冰盖覆盖的北极更为严峻,除了严寒,北极冰水交融的地貌也给科考带来难以想象的困难。由蓝色的海水与白色的冰雪交替主宰,冰缝众多,每迈出一脚,都有坠入冰渊的危险,几乎都是生死的考验。遭遇乱冰丛

  严格来说,中国人首次远征北极,不是靠任何交通工具,而是靠双腿徒步抵达的。地图上,地球的纬度每一度有111公里,2度的直线公里,但在冰上走的路线非常曲折。位梦华回忆,实际走过的距离,足有四五百公里。

  一个重要的险情发生在全队通过剪切带时。剪切带是北极最危险的高频率冰裂地带。随处可见的冰块裂缝给行进造成极大的困扰,每遇到一个裂缝,都只能等待重新结冰才可以继续往前走。当时通过剪切带的冰面

  北极之行的凶险,还可以从中央电视台随行记者的经历体现出来。他回忆,当年通过央视选拔记者的测试后,他拿到一份随行合约,末尾有3个选择题:“如遇不幸,尸体:1、就地掩埋;2、运回最近国家火化;3、冰冻运回中国。”

  他咬牙选择了第一项,也就是“尸体就地掩埋”。后来的行进过程中,他的确有两次险些丧命。

  一天,队伍刚进入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剪切带时,美国向导突然在外面跳着,歇斯底里地大叫,要大家赶紧往回跑。他突然听见耳边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半秒也不敢停留,拔腿就跑。他在后来的回忆里描述,“跑出去了一回头,我刚刚站过的地方,10多平米的大冰块早就塌了,还晚2秒钟的话我就掉水里了,铁定冻死!”队员们在前往北极点的途中休整

  刘小汉没有随队去往北极,留在北京负责通讯联络和物质支援。他在节目里回忆,每天夜里3点准时与北极队员通电话,那边正通过断裂带那段时间,他持续没有收到消息,失联让他充满了惶恐和担忧:队员们回不来了,没准儿北极科考也完了。

  重重险境和未知立在眼前,每个队员出发前,都把家书提前写好了。从抵达那一刻开始,“明天”二字,就代表着不可预测。经过13天的长途跋涉,1995年5月6日10点55分,科考队到达北极点

  位梦华介绍,队员们穿的靴子和服装,平均一只靴子3斤重,一双脚就是6斤,身上穿着3层:挡风服,保暖服,还有一层贴身的人造吸汗服。在北极,一旦出汗就可能面临危险,因为身上的汗水随时都可能结冰。

  除了穿,最重要的无疑是最基本的生存资料来源了。为了赶路,他们风餐露宿,整个考察期间,位梦华平均一天要瘦掉一斤。他曾在采访里回忆“最想吃的就是红烧肉,把米饭、菜、巧克力、肉干放一块煮”。

  节目里,位梦华还展示了在极地使用的餐具——一只巴掌大小的锡盆。锅架在冰天雪地里,雪化成水需要一个小时,水煮开又要一个小时,一个大铁桶,一天吃两顿饭。“(食物)没什么味道,像狗粮、猪粮一样,但你必须得吃,且必须吃饱。”队员把食物塞在了靴子里

  好在,“千军蓄力”仍然未断,地面上源源不断地输送支持和能量。在日记中,位梦华记下了哈尔滨电视台记者郑鸣。5月2日,郑鸣上冰来到营地后,立马主动为大家做饭,他把一种圆饼放在油里煎了煎,再放上一点糖,又香又甜,“大家吃得非常高兴”。队员们在吃煮好的“北极八宝粥”,有大米、面条、年糕、肉松等

  郑鸣拍摄的纪录片《北极的太阳》被用来帮助中国申请加入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片中详细回忆了北极科考队艰难的生存条件:“冰盖宿营,帐篷必须搭在看上去一定是大块老冰的上边,是那种看上去多年不曾融化过的、坚硬的、厚实的冰面上……睡觉时帐篷的拉链不能完全拉紧,要多少留出一点空隙,还要穿着保暖衣裤和羽绒脚套,一旦帐篷底下或附近出现冰裂,海水可能瞬间漫进帐篷给睡梦中的人带来灭顶之灾,这样可以以最快速度钻出帐篷逃离险境……”队员的胡子上结满了冰渣

  《工人日报》前记者孙覆海曾以随队记者身份乘“雪龙”号极地科考船参加南极和北极科考。他不无感慨地回忆当年:只有在极地那种严酷的极端环境里,在性命攸关的生死抉择中,才能感受到完全不同于日常生活的情景。

  作为第一批登上北极的中国科考队,科考装备的质量无疑是对整个团队提出的巨大挑战。为了测量从亚北极圈到极地、从大西洋水域到北冰洋水域空间内,空气、海水等诸多因子的过去时、现在时,以更好地预测未来时,钻冰取样就是头号重技。队员们在准备勘探取样的设备

  孙覆海在长篇纪实文学《亲历北极》里生动记载了这样一幕:队员赵进平在一条冰缝边缘砍了一个窟窿,把一台30多公斤重的仪器放下水里300米深,让仪器在水里过夜,以记录温度、盐度等数据。然后,他需要小心翼翼地进行海水观测取样,各取了表层50米、150米和300米的海水样品。队员们在取样

  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赵进平回忆,有时刚把采水器取上来,还没等取样,采水器就给冻住了,只好拿到锅里用热水化开。

  更令赵进平难忘的是,由于温度太低计算机不工作,大家便轮流将计算机搂在怀里,有时要在睡袋里搂一夜。返程的飞机上,孙覆海拍下了机翼掠过的北极光

  节目主持人薛宝海总结的,先行者总是要付出最大的代价,但同时也收获了后人享之不尽的先鉴之突破。那是一段在冰天雪地里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也是一个中国人需要极大提升民族自信、国际地位的年代,中国首次北极科考成功,不仅仅意味着对科学研究的重大贡献。回顾过往,曾任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队队长的李栓科不无慨叹,北极之路,是一条洒满了汗水、泪水、热血的生命之路。科考队胜利归来后,在北京合影留念

爱造型 izaoxing.com

本文标题: 25年前一群中国人拿热血青春“赌”明天

本文链接: